连连中彩票合法吗
法院文化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法院文化 法官風采

不是在辦案就是在辦案路上,連南法院執行局干警格外忙

三名執行干警組成一個小組,為了7萬多元執行款,先后三次趕赴深圳;執行干警,不是在整理案卷,就是在走訪清遠市范圍內的當事人、查控被執行人財產等;哪怕是一個內勤人員,也在整天忙碌著標的款的相關工作……


去年下半年至今,連南瑤族自治縣人民法院(下稱連南法院)執行局全體13名干警,無論是出差,還是在法院本部,甚至在辦公室做內勤,每一個人都格外忙。因為今年,是落實最高院提出的“用兩到三年基本解決執行難”工作決策部署的攻堅年、決勝年,一定要實現目標任務。


6月27日,清遠日報記者從早上8點半到晚上10點,走訪了連南法院,通過干警辦案間隙這樣的“見縫插針”機會,分別選取了一個出差干警、辦案干警和內勤進行溝通交流,或許可以從側面映證這個群體的“格外忙”。


X



(由于一起執行案例快速執行到位,申請執行人向連南法院送來錦旗表示感謝。)






出差:時常“被折騰”,但從不放棄

見到執行局干警陳沛哲是上午10點半,他周二晚上剛從外地辦案出差回來,周三上午,他剛辦案回來就被記者“堵”在了辦公室內。26歲的他,看上去略顯疲憊。他說,去年至今,他只在春節回了一趟河南老家,“執行工作非常忙,工作之外的事情無暇顧及”。


陳沛哲說,他經常出差,他和法院主管執行工作的副院長房志榮等3人組成一個小組。出差辦案,由于地域限制,經常會碰“釘子”,甚至“被折騰”。


深圳人李某在連南開農莊,經營不善“跑路”,欠下工人工資及經濟補償金共計7萬多元,經勞動裁決后,被拖欠工資的工人到法院申請強制執行。陳沛哲等人查詢到李某信息后,劃扣了李某名下存款幾千元,李某名下除有一輛小車外,其他再無可供執行的財產,李某也不在連南。


今年4月下旬,陳沛哲小組3人第一次趕赴深圳尋找李某,結果在中國聯合網絡通信集團有限公司(下稱“中國聯通”)當地的分公司查詢李某名下手機號碼時被對方刁難。“我們在深圳時查詢,其他電話通信部門都順利。”陳沛哲說,去了中國聯通那里,工作人員卻要他們拿到當地轄區法院蓋有公章的協助查詢函才能查詢,其理由是“公司有規定”。


無奈之下,陳沛哲等人只好到當地法院尋求協助,結果當地法院表示,該法院并未和對方有任何約定,所謂的公司規定是內部規定,沒有任何法律效力。再次返回中國聯通當地的分公司,陳沛哲等干警與工作人員溝通,并打開執法記錄儀,將其溝通過程取證,向他們再次闡明相關法律規定。


直到這時,對方工作人員才打“請示電話”,打了一個小時,對方工作人員稱,規定是老規定,新規定不用開證明,她“不清楚情況”,最終配合查詢到李某名字4個電話號碼。


陳沛哲說,當天上午8點半就去了,為了查詢李某電話號碼,一直折騰到下午快2點多才吃午飯,原本的工作計劃被打亂。這樣類似的情況,陳沛哲遇到的不是一次,他說一定也不會是最后一次。


“去年以來,特別是今年,幾乎每周都要出差。”陳沛哲說,加班已經常態化,執行局包括他在內,出差的腳步遍布湖南、廣西、河南、四川省等,廣東省內所有的地級市幾乎都到過,“在辦理執行案件當中,被刁難一點也不奇怪,還遇到過言語侮辱、人身威脅等現象,不過令人感到安慰的是,案件處理完申請執行人經常向我們表達感謝之情”。


在家:辦案腳步踏遍全縣71個村(居)

當天上午8點半,原本打算采訪連南法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黃保長,但在他的辦公室,他的忙碌導致我們的交流只能延遲。


8點40分,黃保長匆匆忙忙拿著一起執行案件的材料,到另外一個干警辦公室,協調案件辦理事宜;9點零5分,縣電視臺來了一名負責人,和他商討發布“關于督促被執行人盡快履行法律規定義務”的相關公告事宜;9點50分,他聊完公告事宜,就接到一個辦案電話,又急匆匆出門去一家金融機構查控一名被執行人的存款情況。


等到10點半也沒有等到黃保長回法院,下午他更忙。直到當晚8點半,廣場舞的音樂已經響起,記者來到連南法院,才“強迫”加班的黃保長接受了采訪。


此時,他正在翻看最近急需辦理的執行案件資料。


黃保長說,在執行局沒有領導,都在一線辦案,“執行是體現司法公平公正的最后一公里,如果執行不到位,前面的很多努力就會白費”。今年32歲,作為清遠8個縣市區基層法院中最年輕的執行局局長,他深感擔子很重。“我不是清遠人,還沒結婚,晚上加班幾乎沒有斷過”。


連南法院執行局共計13名干警,平常除了指揮平臺留守一名值班人員,辦公室留守一名內勤人員、一名值班干警,剩余10人要么在一線辦案,要么在辦案的路上。“執行工作需要主動,說句通俗的話,執行就是從被執行人兜里掏錢。”黃保長說,主動出擊都不一定能執行到位,不主動更不會有成效。


執行案件涉及民事、刑事案件,行政非訴案件、民事非訴案件幾個范疇。黃保長說,執行案件涉及的當事人在清遠范圍的比例還是比較大的,“出差辦案的干警非常辛苦,在家辦案的干警同樣也面對諸多不易,執行干警走遍了連南縣所有的行政村居委會,共計71個”。


執行案件不僅有這幾年的,還有一些上世紀90年代到現在的積案,處理起來壓力很大,曾經辦理這些舊執行案件的法官有的已經退休,有的調離了連南縣,就單單弄清當時的情況,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黃保長說,隨著時間流逝,執行工作力度將進一步加大,“今年上半年以來,我們已經拘留了10名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書法律義務的被執行人”。


晚上10點,當記者離開黃保長辦公室,他還在加班。


內勤:做好“管家”,解決一線干警后顧之憂

房小蘭是執行局唯一的一名女性,連南本地人,小孩一歲多。內勤工作主要是做好執行的財務工作,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涉及標的款專用賬戶的管理;同時,做好案件執行流程系統中案件的接收和分發,以及接待申請執行人、回復申請執行的咨詢等。


“今年執行局工作特忙,我基本上是早上走的時候,孩子還沒睡醒,如果晚上加班回去,孩子已經睡著了。”房小蘭說,愛人在連州上班,孩子是自己的母親在帶。


執行局的財務工作非常細,專用賬戶上的錢一分都不能出現差錯,房小蘭說,因為這些錢都是標的款,相對于工作經費,要求更加嚴格,要核對每一份退款資料,及時平賬。


執行標的款有多復雜,房小蘭舉了一個例子,今年以來,執行局劃扣的被執行的人款項最小的一筆只有兩分錢,最大的一筆1500萬元(以物抵債),執行干警只要在金融機構查到被執行人名下有存款,哪怕是一分錢都要劃扣凍結,最終這筆錢匯到執行局專用賬戶上。


“依法劃扣的被執行人的存款,幾塊錢、幾十塊錢、幾百塊錢的,非常正常。”房小蘭說,錢的數目無論大小,都要有明細,執行局專用賬戶的上的余額隨時都會發生變化,有時額度特別大,有時又很小,要時刻關注發現,“不細心肯定不行,還要及時處理”。


以兩分錢劃扣標的款為例,退款給申請執行人,一樣要走合法程序。房小蘭說,只有做了這個工作才知道中間的繁瑣復雜,“退款后,還要及時做好臺賬工作”。


“作為內勤人員,我要做好分內工作,為一線辦案人員爭取更多的辦案時間。”房小蘭認為,她的工作就是執行工作中的基礎保障工作,“我要盡我所能,解決辦案人員的后顧之憂”。


但房小蘭在執行局的工作氛圍卻很好。她說,作為執行局唯一的女性,其他的男干警對她都很好,有時候男干警稍有空閑,會幫她做一點她自己忙不過來的事情,“很感謝這個集體,我們很忙,但很團結,忙出了成效”。


上一篇: 農村建房產糾紛,多元調解來“幫忙”
下一篇: 執行路上遇車禍,清城區法院執行干警出手相助

版權所有: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 Copyright @2006-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粵公網安備 44180202000239號

ICP備案號:粵ICP備12042224號-1經營許可證證書

连连中彩票合法吗 涨鑫宝配资 p3试机号 国产美女一级a做爰 上海时时乐 弘信策略股票配资 航宇汇金配资 一本道成人色情电影 甘肃11选5 上海时时乐 体彩p5 000408股票行情 申捷配资 集乐库影视网-在线观看最新热门影片 3d开机号 股票融资买卖时如何操作 际银配资